1如果說每年春訓結束,分發開季球隊時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的局面,郭阜林應該是歡樂的那一家。去年在短期1A成績並不是特別突出,今年如願升上低階1A,旅美第四年,第一次不用參加延長春訓。他春訓時曾說,今年真的不想在坦帕開季,賢拜﹝王建民﹞也說再留下來美職生涯就很危險了。

同樣是低階1A,洋基所屬的球隊位在美國東南部的南大西洋聯盟(South Atlantic League),迎接他的是攝氏15度以上的溫暖,氣候並不像陳品捷所在的美國中西部、動輒個位數字的溫度來的寒冷。不過這並不代表球季可以順利開打。開幕戰拉拔到同樣在南卡羅來納州的Greenville客場就因雨延賽,而且是那種賽前早早就宣布的那種,因此比賽開始的時間球場是空無一人,害我還以為是記錯主客場了XD

2比賽在隔天順利開打,只是一場過去,兩場過去,郭阜林的名字都沒有在先發名單上,阜林說:『要雙重賽第二場(開季第三場)才會上,被分發到這隊的時候教練就告訴我角色是工具人。』只不過開季他的位置是去年一整年都沒站過的左外野,因為三壘有2011年第二輪選秀進來,前大聯盟球星的兒子Dante Bichette Jr.。當年他進新人聯盟就讓阜林離開三壘,去年搶先升上低階1A卻打得不夠好被留級一年,二壘則是去年的第五輪選進來的大學生Robert Refsnyder。雖然不能守自己最熟悉的三壘,阜林很有自信的說他看了一下高階1A的內野陣容,覺得要升上去其實不是難事,而且誰先升還不知道呢!果然一語成真,幾天以後他就打包去那裏報到了。

3在低階1A,阜林的包包裡總是要準備各式各樣的手套,他說:『最怕守一壘的,因為投手牽制的球很難接。』仔細觀察了一下他的左外野的守備,有一球平飛球離他有一段距離,他選擇撲接結果球漏到後面去。雖然有些東西還在學習中,但他也展現一些接球的天分,站外野的第二場比賽最後一球他一路向後退一邊看全壘打牆的位置,最後跳起來接殺,落地後用手撐住全壘打牆壁面身體直接衝撞。

打擊上,阜林今年在春訓前有特別接受教練的指導,我發現他的揮棒有特別往上拉的角度,想要把球打得很遠。他說:『以我的腳程打一壘安打也沒甚麼意思,所以當然要撈大隻的。』雖然開季坐了2場板凳,但是手感一點都不受影響,能推能拉,前5個打席通通上到2壘,打擊率百分之百,打到後來教練都跟他開玩笑說,1.000的打擊率太噁心了,該是降下來的時候了。

4阜林前幾天又被送回低階1A,完成階段性任務,也由此可見洋基球團對他的定位。郭阜林走的是一條跟別人不一樣的路,從生涯第二年開始,他不是先發球員,也沒有固定守備位置,球隊只要看到哪個階層有缺人就可以升他,也可以因為同樣的理由降他,儘管這條通往大聯盟的路較窄,但依舊維持比一般板凳球員還要多的打席,只要有機會上場,誰說沒有機會呢?瞧他一路走來,不也從新人聯盟一路升到低階1A?

台灣農場報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