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請參考ESPN.com三月十六號的文章For love and the game,文字及照片經原作丈夫同意翻譯及轉載)

前言:球員周遭的人,往往更能忠實的呈現小聯盟生活的點點滴滴。這是一個女孩,從女朋友到妻子,從遠距離戀愛到為愛放棄一切的成長故事,讓我一起來看看她所詮釋的小聯盟生活。



小檔案:
姓名:Tyler Henley
生日:06/10/1985
守備位置:外野手
簽約:2007年六月業餘選秀第八輪
球隊:聖路易紅雀隊
小聯盟個人頁面連結

當還在交往的時期,我覺得在美國各地跑來跑去看男朋友打棒球是很羅曼蒂克的一件事。還記得是2007年的業餘選秀,Tyler從萊斯大學被聖路易紅雀隊選走後被送到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開始職業生涯,但那時我依然相信這只不過是成為名氣響亮、生活浮華的職業球員的第一步。但我錯了,就在3年前一趟前往紐約州Batavia的旅行中,我對小聯盟棒球生活有了第一次的接觸。

當我到的時候,Tyler等不及要給我看他住的地方,不過更明確一點的說,應該是他的「空間」。他跟其他4名隊友住在一個很大的、1970年代風格的地下室,寄宿家庭的主人是一個80歲的老媽媽。我的眼光只停留了大概30秒,我看一個連遙控器都沒有的古老電視,4張床墊,及一台他們說每天都要倒水的除濕機(不過我乾澀打結的頭髮好像不這麼覺得)。

那時候他領的是每月1,000美金(約台幣29,000)的小聯盟最高薪資(是的,最高薪資)。當他在長途巴士上打電話來告訴我他跟隊友討論的結果時,我不知道要哭還是要笑:

『ㄟ 你知道嗎?』他說。

『快告訴我』

『以我們每天在球隊休息室、球場上及巴士上的時間來算,每小時大概賺美金3.6塊(約台幣105塊)』他說。『你相信嗎?』

好吧,也許要在大聯盟球場乾淨整齊的草皮打球是比我一開始想的還要困難一些。但是我發現在旁邊看一個人追逐夢想還是依舊無法置信的值得敬佩及吸引人。當時這對我並不造成困擾,畢竟他是個心地善良且行為無暇的阿拉巴馬男孩。毫無疑問的,我在戀愛,因此也願意去忽略當一個小聯盟球員女朋友的辛苦之處。

成為棒球妻子

在他職業生涯的第二年,我是盡我所能的去球場看他。儘管Tyler不喝酒、不抽煙、不吃煙草、不帶女球迷回家(就我所知),但我還可以習慣滿屋子他室友貢獻的這些不良嗜好所留下的殘餘。就在一堆酒瓶浸杯中,我們開始討論結婚的事:

『聽好,』他說。『我不要一個遠距離的婚姻。』

我不能怪他。因為交往2年我都我們大部分時間都不在一起。而我,其實也想在打電話及坐飛機維繫感情中尋求突破。我想要在醒來時旁邊睡的是跟我結婚的男人。

但是我有工作,也有朋友,我有我自己的生活。從萊斯大學拿到經濟學學位後,我計畫開始工作,而非放棄它去跟從一個男孩 。那時,我已經很清楚打職棒的挑戰,我知道很低的成功的機率及微薄的薪水,我也知道支持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到自我犧牲的程度換來的往往是過渡依賴及失去自我。我真的會變成那樣子嗎?

事實是,一旦球員被球隊選走後,就等於在額頭上刺下「XX隊資產」的刺青。在整整6個球季裡(如果他可以打那麼久),一支球隊可以隨意調動球員的階層,突然交易或是無預警釋出球員。 這些聽起來都一點也不有趣。加上我已經聽說一些球員的太太整天不是睡覺、修指甲就是看球賽,這成為我有害怕嫁給球員的諸多念頭之一。

所以我決定來弄個「贊成」跟「反對」的清單。但是反對這一半一下子就寫滿了,嫁給我的愛人我必須離家,離開我的好朋友們,辭職—而且在過程中很可能會失去自我,一個自我充實的女人的自我。我必須去擁抱未知—長時間的逆境。我也考慮到退休的日子。如果他上不了大聯盟,他在快30歲時還有1年的大學學業要完成。那萬一我們那時候有小孩怎麼辦?(待續)

台灣農場報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