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前言
最近引起熱烈討論的一篇雜誌文章清大畢業生為何淪為澳洲屠夫,說到台灣高學歷畢業生到生活水準較高的澳洲出賣勞力,賺得比台灣還多幾倍,年輕人出走當〝台勞〞變成一種趨勢。然而,以為在西方國家出賣勞力,就一定比坐在台灣冷氣房還賺得多,你就錯了。這裡有一份美國〝農場〞裡的工作,薪水甚至比台灣的最低基本薪資還少。現在就讓在小聯盟工作的台灣人,來告訴我們是怎麼一回事。

背景
Elvis Kao在台灣出生,今年28歲,成大測量工程系畢業。退伍後在台灣體育界工作幾年後,來到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攻讀運動管理碩士。

他曾在本站幫忙翻譯過幾篇文章,因為最愛的運動就是棒球,碩班畢業前幾乎都在找棒球相關的工作。雖然在美國學的比較篇商業管理,但是申請的多半是在球場運作(stadium operation)、器材管理(equipment management)及場務(grounds crew)方面,一般熱門的行銷企劃、公共關係Elvis比較沒興趣也知道以他的背景來說,很難在美國社會有競爭力。外國人想要在這生存,很多時候不是做美國人做不來的事﹝如工程、電腦﹞,就是做美國人不願意做的事﹝如勞力﹞。
2

1美國夢
今年初夏畢業,班上的美國同學通通都有offer,國際學生卻沒有人找到正式的工作,不是繼續念PH.D.就是在校內打工。Elvis算是幸運的,雖然在小聯盟整理場地月薪只有500美元﹝扣掉水電只剩470﹞,他卻沒放在心上,只是一心想留在美國,學習點經驗,看能不能藉此讓往後找工作更有利。於是,他帶著夢想及一部車子,從印地安納州開了14個小時,來到陌生的紐約州Beacon鎮,搬進Hudson Valley Renegades隊﹝光芒短期1A﹞租的公寓,在距離紐約市不過1.5小時車程的地方,開始了新的生活。

殘酷的現實
只是場地整理人員的工作,比想像中還要辛苦許多,他不得不承認之前對這份工作沒有太多的了解。

「場地整理人員的事情很雜但都很簡單,一下子就學會了,但是工時很長」Elvis說。以晚上7點的比賽來說,大概早上10到11點間要到球場,工作時間超過12小時,幾點下班還要看球賽的臉色,曾有比賽因雨從7點延到9點開打,回家時已經是晚上12點半;即使是客場比賽,還是要來球場3到5小時,因為場地還有高中球隊會使用,一週沒幾天是不用工作的。長時間曝曬在太陽下的結果是,皮膚儘管擦了防曬還是變成古銅色,衣服的痕跡十分明顯﹝上圖﹞。但沒有太陽的時候也不見得是好事,「最怕遇到下雨」他說。場地一旦積水就有做不完的工作,得提早到8、9點到球場,推著跟籃球架一樣重的滾輪
﹝下圖﹞在草地上吸水。「下雨天心情就是一整個煩悶,又累,相當消耗體力﹝尤其拖那個吸水的東西﹞,就會想我幹嘛來做這工作,有後悔的感覺。結束後,心情通常是〝終於...〞,然後就回家洗澡休息了。」Elvis感嘆的說。
4

微薄的薪水
美國的物價比台灣高,Elvis的薪水換算成台幣卻只有區區1萬4千塊不到,連台灣的最低基本薪資得不如,導致他放假時間只好窩在家裡,附近哪裡有好玩的好吃的都不太清楚,曾想去附近看看獨立聯盟的羅錦龍,一想到車程跟夏天昂貴的油價,不得不打消念頭。在小聯盟不是只有勞力密集的工作才領這麼低的。Elvis的室友是實習播報員,客場的時候要跟球隊出去賽,主場的時候也要處理發記者證等雜事,薪水跟他一模一樣。來這裡,絕對不是度假打工。

「工作辛苦,加上薪水少,來做的往往都是大學生,因此流動率極高,球隊每年都必須徵人。即便是同一球季,也因八月底開學而有人力短缺的情形,到季後賽連主管只剩下2個人在整理場地,必須去其他部門調借人力。」Elvis的長官Tim Marante說。
5

付上的代價
整理場地需要除了耗體力,一直重複相同的動作對肌力也是一大考驗。Elvis的左手肘就在一次用鏟子將大量warning track的土拿來補內野後,外側開始有疼痛的感覺。「聽我朋友說是網球軸。對生活有影響的部分就是去超市買菜回來時,左手比較無法提很多袋,因為會痛。反正就是不能正常施力就是了,連之前跟他們打壘球我也無法全力揮棒。」他無奈的說道。此外,三個月下來體重也掉了5公斤,雖然每天都在〝運動〞,但他其實沒真正運動過。

這份工作的衝擊還不只是在身體上。在美國因為交友圈子小,尋找對象並不容易。Elvis接下這份工作時剛跟女友熱戀2個月,女友也曾來紐約州看他,但是終究抵擋不了遠距離,回去之後2人就分手了,因為實在很難維持關係。

錢少事多離家遠,還不足以形容這份工作。如果工作的環境還很惡劣,那可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待續﹞

本文同步刊登於台灣農場報報與台灣農場報報 痞客邦分站。

, ,

台灣農場報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