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巴爾的摩報導 – 微笑的涵義在各種語言上看來應當是一樣的,但那並不適用於陳偉殷。

在金鶯隊的休息室裡,以中文為母語的陳偉殷必須用他的微笑來當作友誼的表現,而這位討喜投手的微笑被他的隊友們形容為有點憨、又有點外向,以及充滿活力。

在陳偉殷的家鄉台灣,那個微笑象徵台灣之光,同時也是Esquire雜誌的封面模特兒;但在巴爾的摩,他只不過是金鶯隊的其中一位選手,從這個觀點,實在很難預料陳偉殷在台灣會有如此高的地位。

「他在這裡相當安靜且輕聲細語,所以你不會認為他像是布萊德彼特那種大人物,我猜他就在那裡。」捕手Matt Wieters說,「當你知道他在不同的國家是如何保持一貫的言行舉止,並且大家竟然對此有不同的看法時,這有點誇張。」

很少美國的運動員可以像陳偉殷這樣在台灣吸引如此大的關注。

鄭又嘉和贓國華是其中2位緊追陳偉殷先發的亞洲媒體工作人員,他們可以證明此說法。自從陳偉殷抵達美國的那一天,他每一次的出賽都是頭條消息,有上百萬的球迷們甘願忍受12個小時的時差觀看他的比賽,且球迷人數還持續增加當中。

棒球是台灣最流行的運動,但目前為止僅有8名台灣選手上過大聯盟。這8名選手中最成功的是王建民,雖然陳偉殷的知名度尚未達到王建民當時的程度,但隨著他每一場成功的先發,他的知名度就一步一步地追上去。
鄭又嘉說陳偉殷已經是國民英雄了。

「我很驕傲我能成為台灣的國民英雄,但在球場上,我不會感到有壓力。」陳偉殷藉由翻譯Tim Lin說,Tim並補充說他的球迷們讓他感到真的很溫暖。「出了球場,我就感到有壓力。那就是我現在生活的一部分。」

陳偉殷的隊友們發現幾乎在每一場主場和客場的比賽都有球迷們攜帶標語、台灣國旗,以及穿著陳偉殷的球衣進場替他加油。他們也注意到陳偉殷如何應對從春訓就開始緊追不捨的媒體們。

但對於陳偉殷出現在Esquire雜誌封面上,他們感到有點意外。因為這個封面人物通常都是保留給知名模特兒、電影明星、世界上的領導人,以及運動員像是麥可喬丹、Tom Brady和拳王阿里等級的人。

「CHEENO!」當陳偉殷走過時,後援投手Troy Patton大喊著他在球隊裡的綽號,並揮舞著一張Esquire剛出版的封面照片向陳偉殷打招呼。

陳偉殷僅向他微笑著點頭示意,這是在這麼多類似的情況下他所能給予最好的回應了。

「你看他!」 Patton轉過去對著在隔壁衣櫃的Matt Lindstrom說。

「小心」 Lindstrom故意開玩笑地大吼。

「他給人感覺相當有自信,但我不知道他竟然是Esquire的封面素材。」後援投手Darren O’Day說。「那真是紅了,老兄。」

對O’Day來說,這新出爐的消息正好可以拿來當成開玩笑的工具。身為球隊上的最會耍寶的人,O’Day將要對每個人的荷包開個小玩笑,陳偉殷也不例外。

時空回到春訓,那時對陳偉殷來說是相當困難的一個階段。他必須試著去適應一個新的語言、一個在新的國家的新工作以及新隊友。直到現在,陳偉殷仍然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去適應。

但他已經有進步了。陳偉殷在春訓時請了一位私人英語老師修了20堂課,然後他說他向每天會教他一些〝英文俚語或英文句子〞的隊友們學習新的詞彙。

陳偉殷自從春訓開始已經能使用棒球術語和手勢來溝通,且他總是能夠藉由翻譯Tim Lin來討論任何事,然而他已經開始試圖靠他自己來解決事情。

「他總是對我說些他所知的髒話來消磨時間。」O’Day說。「春訓時,他一點英文也不懂。現在你已經可以走過去和他說幾句話。我很確定明年我們再回來時,陳偉殷能用英文開我玩笑,沒問題的。」

陳偉殷甚至已經融入他的隊友們在球隊以外的生活了。曾帶先發投手Zach Britton和隊上其中一位防護員到中國餐廳享用道地的料理。

在客場比賽時,如果球隊外出吃晚餐,陳偉殷和翻譯Tim也會一起去,以確保能不錯過任何笑話。

「不管他是不是說和我們一樣的語言,你可以知道他很愉快並且享受其中。」Wieters說。

陳偉殷甚至加入了已成為金鶯隊每年的傳統 ─ 球員休息室的夢幻美式足球聯盟。他是在星期六選秀順序會議裡的一分子,而當全隊要開始選秀派對時,陳偉殷也將會出席。

「從這件事情上看來,我覺得他滿適合在美國的。」總教練Buck Showalter說。「他根本不懂美式足球。他也不知道一個美式足球來自冰球棍。他只某種程度上了解大家的玩笑。他不讓自己太嚴肅。」

當Jason Hammel在傷兵名單的同時,陳偉殷著實已成為巴爾的摩檯面上的王牌,以140局的投球、3.79的ERA帶領著球隊。

不管甚麼原因,陳偉殷並沒有受到全美球迷的關注,但那對他來說一點也沒關係。因為當全台灣的眼睛從地球的另一端盯著他看的同時,逃出他們的關注一會兒也不是件壞事。

其中一次他把自已拉回鎂光燈前就是在明星賽時,透過Nike促成了在洛杉磯幫Esquire雜誌拍封面。

「那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相當特別的經驗。」陳偉殷說,「因為完全不是我的風格。」

那當然不是。因為他穿著深色牛仔褲搭配設計師設計的外套和昂貴的手錶擺出Pose,衣領敞開,頭髮抹著厚厚的髮膠,他們甚至要他不要笑。

﹝原文來自金鶯隊官方網站2012年8月13號的文章Chen finding comfort zone a long way from Taiwan

本文同步刊登於台灣農場報報與台灣農場報報 痞客邦分站。

,

台灣農場報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